五五肖是什么生肖|今天开码结果 白小姐
恐艾干預中心>> 恐艾干預>> 干預筆記>>從免疫球蛋白事件看中國為什么這么多恐艾癥患者

從免疫球蛋白事件看中國為什么這么多恐艾癥患者

作者:陳醫生 (羅老師整理)     來源: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07日    點擊數:

(圖片:國家藥監局對新興免疫球蛋白艾滋病抗體呈陽性的初步調查結論)

?

(圖片:本文作者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陳曉宇醫生接受CCTV NEWS專訪)

?

為什么中國恐艾癥患者會這么多,甚至遠遠多于東南亞其他艾滋病感染率更多的國家。就像越南,菲律賓和泰國等國家,由于暗娼或一夜情方式盛行,以旅行為目的的流動人員頻繁,跨地區程度很高,相對應艾滋病感染風險更大,然而為什么卻沒有像中國有這么大一群艾滋病恐艾癥患者呢。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副理事長,疾控專家陳曉宇醫生結合二十年的艾滋病防治工作經驗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第一就是對于艾滋病的屬性認識,在很多年前的宣傳里,艾滋病在中國是直接被認為了是絕癥,特別是為了避免新的感染率增長,部分地區使用了一些比較嚴重態和可怕化的詞語,造成了很多中國人對于艾滋病的偏激認識和恐慌。正如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常對恐友們說,恐友害怕被社會拋棄,孤獨比死亡更可怕,貪一時之歡連累家人一同受難,罪惡感誅心等等,都是引起艾滋病恐懼癥以及衍生的心理極度刺激的最根本原因之一。

第二就是艾滋病恐懼圈的角色混亂,魚目混珠。大部分普通人對這個圈是非常忌諱的,唯恐躲之而不及。所以能夠長時間在艾滋病恐懼圈層里面留下,并且為公眾服務的,除了真正的艾滋病防治相關工作的老師就是過往有過恐艾經歷的志愿者或正在恐艾進行時態的恐艾癥患者,然而后者的數量是遠遠超過了專業人員的數量,這也就造成了需求和供出完全不平衡。艾滋病恐懼癥患者需要專業的醫學解釋,更需要心理上的慰藉。像我作為防艾醫生尚能做到一定的臨床或流行病學醫學基本解釋,而作為恐艾干預或者說是心理咨詢一對一,則需要耗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專業人員輻射的不可能是太多人,也不可能是一個大群體的輻射。然而每一位恐友都需要傾述,或者說是簡單的安慰,那么更多就成了恐艾癥患者相互傾述。以恐艾癥患者的身份又無法在短時間內獲得對方的信任,那么只能夠靠將自己包裝成專業人士,試圖以這樣的方式讓對方信任自己,一方面一定程度去緩解自己的壓力,在另外一方面又讓別人尊重自己獲得人格需求上的滿足。因為受到恐懼的驅使,每個恐艾癥患者進入網絡都會幾近瘋狂的去搜索各種所能知道的艾滋病知識,大概一至兩周,一個完全沒有艾滋病知識背景的人就可以變成一個像模像樣的“專家”。就像我每周星期三和星期六在恐艾干預中心QQ群進行答疑,對一個恐友印象尤為深刻,星期三還在問自己的行為會不會引起艾滋病感染,到了星期五就開始說自己是醫生是專業醫生可以幫助其他恐友脫恐,然而到了星期六,又開始問我自己有沒有可能感染艾滋病。在這其中,一些不明就里的恐友,特別是年紀沒有超過30歲,社會交際單純,思想還不是十分成熟的學生孩子們就很容易的相信了這名恐友是“專家”的身份,開始問相關的艾滋病問題。事實上這名“專家”到底是不是專家,是誰,在哪個地方工作都不知道,這問的問題和得到的回答能成為安全信號嗎。最主要的是,任何做防艾工作的醫生老師都有參與艾滋病工作的真實證明及項目工作活動的照片,如果連一點證明都拿不出來,那根本就不可能是專家了。也許恐友們并不是完全的去信任,但是在潛移默化中得到的信息反倒是對自己是脫恐的傷害。

因為沒有專業系統的接受過醫學培訓,沒有參與過艾滋病防治項目和工作,他們大多數會將一些臨床醫學中的術語說得非常絕對,完全沒有周展的空間和余地。如在高危兩周后使用艾滋病檢測絕對可以百分百排除。一方面可以瞬間獲得其他恐懼癥患者的立馬支持和肯定,畢竟懼怕艾滋病窗口期檢測時間過長而產生過分的焦慮也是一種心理痛苦,通過絕對化的詞語可以比較機械的在短時間內壓制這樣一種焦慮的存在;在另一方面,有過過往恐艾史的人,自己非常偏執的去推崇這樣的絕對化,也是為了滿足自己對安全感的過分需求,借用絕對來增加自己對恐艾對抗的決心。畢竟,真正脫恐的恐友一旦感覺到自己有恢復跡象,或者選擇回避或者選擇隔離,面對恐艾圈早已經是逃之夭夭,而留下來繼續呆在恐艾圈號稱自己從沒有恐過的恐友,也許靠一種暫時的安全感壓制了恐懼,但是因為內心深處的壓抑必須靠更多的安全感來維系,也就繼續留在網絡上,和其他恐友進行交流溝通和分析,這間接的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新近恐友的分析判斷。網絡文章來源不明,知識體系混亂,很多科學的知識點以訛傳訛變成了自相矛盾的東西。就拿艾滋病窗口期來說,有的可以說一兩周直接排除,而有的文章卻建議必須檢測到三個月。而關于艾滋病毒在體外生存的時間,有的說離開人體瞬間失活,而像知名傳染病醫院佑安地壇的很多專家則提出了艾滋病毒依照不同的環境在體外生存時間是不一樣的,具體情況需要具體分析。這樣無形之中又形成了一種矛盾對抗,這樣的矛盾對抗又無形之中加劇了恐艾癥患者的心理沖突。讓恐艾癥患者對于網絡上的言論既愛又恨,但是無論怎么樣,在網絡上想好好脫恐,我們都建議最好去信任唯一一位醫生老師,杜絕逢人便信,逢人就肯定的這種局面。這不就變成了中國足球一樣,覺得巴西行,就學習巴西;覺得德國行,就學習德國;后來西班牙發達了,又開始學習西班牙。最后落下個邯鄲學步,搞得中國足球退步了不少。恐艾亦是如此,每一位專家都有其相對穩定的知識體系和干預體系,特別是像我在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方向工作了二十年,也是有我自己一套獨特的經驗和心得。有感興趣的恐友,可以關注一下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的微信公眾號和百家號,以及新浪微博,就能夠看到陳醫生做的艾滋病相關大量的工作。

為什么恐艾癥患者這么多,第三就是現實生活中的影響。國內現在食品安全問題,藥品安全問題,教育及醫療問題,搞得人心惶惶,幸福感不高,安全感極低。從以前的毒奶粉事件到去年的狂犬病假疫苗事件,再到前幾天靜脈注射人體免疫球蛋白查出艾滋病抗體呈現陽性,這樣在國外看來是匪夷所思,性質極其嚴重的問題,卻接二連三在國內產生。舉一反三,人們就開始思考,能夠報道出來的,是否還有沒有報道出來的,一結合每天看新聞,都是這里誰把誰給砍了,那兒又有人開始厭世跳了,每天都是大量的負能量影響,每天都是生活在擔憂之中,又有誰不會去優先處理最壞的結果。就算是一個心理相對健康的人,那這樣長久下去,還不就變得疑神疑鬼。也許,很多事件并不是報道那樣,也許很多問題只是因為誤傳,然而一些媒體也是因為發現了新聞點,沒有經過考量,就將新聞報道出來了,無異是為這樣的恐慌恐懼添磚加瓦。個別新聞工作者或許也希望自己能夠第一時間報道出有效的新聞,但是如果沒有調查清楚就開始按照主觀意識報道嘩眾取寵,可是最終傷害的,還是不明真相的群眾。所以我們也希望,我們的媒體也能有責任感,也能多報道一些積極有正能量的信息,也為華夏兒女的幸福多擔一分道義。

對于有媒體報道了上海新興股份醫藥有限公司的免疫球蛋白查出艾滋病抗體呈陽性,有人在分析有可能是因為提供血液原材料的人本身處于艾滋病窗口期沒有查出,也有人分析可能是監管監督機制中途出了問題,網絡評論中甚至還出現了一些惡意投毒的假設。如此這樣不負責任的鍵盤俠們,也無異于將更多的不安全感賦予了民眾,讓更多的人感受到了危險。再加上民眾本來就對食品藥品安全的敏感性,這很容易引起極大的恐慌。按照國家藥監局給出的最新調查結論,是相關批次的各項病毒檢測均未發現異樣,包括艾滋病毒抗體也沒有查出。那極有可能是某一種特定試劑的檢測出現了特定的假陽性,具體最終調查報告還需要進一步調查才能得出。我們非常希望這是一次烏龍事件,是一次徹底的誤傳,畢竟如果將艾滋病感染者的血液用于生物制品,那畢竟是一件性質非常惡劣的嚴重事件。再次希望我們的恐友都能少受一些負能量影響,都能平平安安穩穩當當的脫恐成功。


五五肖是什么生肖 湖北快3开奖平台 时时计划群发软件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 秒速时时软件下载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86期 11选5稳赚公式 北京时时11选5开奖 湖北十一选五预测 逆水寒哪些服务器好赚钱 北京pk10前五1码计划